最新消息

2017-03-31
【2017年文章分享】第五期電子報-人物專訪

【會展協會春季論壇】

 

本會3/8於台北君悅酒店舉辦一場「2017會展協會春季論壇」,此次邀請多位專家及業者來參與論壇盛事,尖峰對話II係由中華民國創業投資商業同業公會-蘇拾忠秘書長所主持,與談人包括安益國際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涂建國董事長及霹靂國際多媒體-郭宗霖財務長,針對會展業經營的危機與轉型為題進行探討,內容甚具參考價值,爰本會重點摘述,與大家分享。

【蘇拾忠】:首先,請涂董事長自己介紹及介紹安益公司?
【涂建國】:非常榮幸獲邀參與今天的與談,因為剛才講者提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字眼generation,我剛好就是current generation,為什麼說current generation?因為剛好就要面臨到我們的轉型跟挑戰,也是今天要我來參加此一與談主要的重點,因為我是這個generation怎麼樣面臨到未來的挑戰,我相信也是所有會展業者當前經營公司經營了20年、30年,以後我們何去何從?今天我們可能有創投資金願意參與投資,他怎麼樣join到我們的產業裡來?或者是我們的產業如何在未來的挑戰裡有更好的機會,讓公司規模更大,更加擴張,我想這是我今天要探討的重點。
安益公司在台灣已經營了35年,在過去10年的發展,從最早一個35年前德國人到台灣來投資的一個展覽、設計跟製造公司開始轉型,轉型到現在的life communication,也就是前面所講的體驗經濟experience economy。為什麼做這樣轉型呢?也得力於它是一個國際集團在台灣投資的公司,因為他們從國際的視野來看到台灣在會展業發展的機會,所以我們公司也非常榮幸,在過去35年之間能夠跟全球最大的德國的會展公司一起合作。在經過轉型之後,從一個最基礎的design、create跟production company,開始轉為展覽的organizer,會議的organizer以及大型的event organizer,大家剛剛從朱浩副所長的報告了解,包括台灣大型的活動、包括2009年開始高雄世運開閉幕式、台北市花博的未來館以及到今年非常重要的台北世大運的開閉幕式,都是由安益公司負責,那為什麼有這個機會呢?讓一個從這麼單純的會展公司能夠走向到現在多元化的經營。我想這也是得力於非常多的人才的投資以及企業如何抓住機會做好轉型任務,等一下的我要與霹靂的財務長一起對談,企業成長到這個階段,未來應如何去設定它,你是無限的擴張?還是運用外界的資本讓你走出不同的路?,還是用什麼樣的方式,讓你的企業正確的選擇你該走的未來的路?謝謝。

【蘇拾忠】:從霹靂股價上市後,興櫃要轉上櫃或上市到底有多少甘苦?請郭財務長針對會展產業以過來人的身分與大家分享?
【郭宗霖】:會展產業跟布袋戲一樣,是一個歷史很久的產業。布袋戲在未上市之前,其實普遍大家都認為我們就只是做一般布袋戲,我覺得上市對於整個我們公司的同仁來講,包含各位面對你們員工會出現很有趣的事;曾有人問過,你的兒子退伍之後做什麼工作,我兒子是做布袋戲,哪做布袋戲好嗎?,這是問題的重點,大家對於這個布袋戲產業產生一種不信任感,但是當上市的時候,在103年9月30日我們上興櫃的時候,第一天股價就到達230元,不是要說股價有多好,而是要說那一天我們很深刻地感受到我們同仁有個轉變,公司不變,做布袋戲不變,那什麼東西改變了?我們同仁的信心改變了,他覺得我是在一個上櫃的公司上班,其實不僅是他心裡改變了,公司也改變了,你說有沒有辛苦,你現在問我,「老闆你現在賺多少錢」,台灣的台商或是中小型企業,百分之80以上,我以前也是會計師,你問我賺多少,我會跟你說我要回去翻銀行存簿,因為老闆沒有看報表的習慣,上市的過程當中,我們訓練我們自己的管理者,從以前可能只是個小企業老闆,如今他要走到上市上櫃的過程當中,他要有內控,他要符合所有的法規,上市最基本的要求是你不能違反勞工的法規及各項的檢查,讓你的財務報表更加的透明,那對同仁來講,他自信心更強,那對於我們霹靂來講,真是一個大的挑戰,你說一個做布袋戲的做到上資本市場這件事情,當然沒有,這個過程一定是艱辛的,但當你有好的專業人士來協助,在霹靂我帶這家公司的時候,其實剛去時連帳都結不出來,你跟我說賺多少錢,還真的是要去翻銀行存簿才知道。兩年三個月,掛牌完成,在資本市場上,總共籌募了大概13億的資金,大概是現在櫃買中心籌募資金最多的一家企業,然後努力去發展。
霹靂跟會展有一個很深刻的淵源,大家可能不知道,去年台灣跟日本有一個很大的合作的布袋戲,我其實要感謝會展這個活動,因為我們與103年1月的時候,在華山藝文特區辦一個79天的霹靂武俠世界大展,就在這個時間,來了一個日本動漫腳本大師叫虛淵玄,從來他看不懂中文聽不懂中文,看了這個展2個小時,因為時間有限他無法看完整個展覽,但他這2個小時相當感受到了台灣文化的厚度,所以買了40小時的劇集回去,看完之後表達一定要來跟台灣霹靂合作。霹靂成為一個上櫃公司,更有信心,不僅有文化底蘊,有資本力量支持,以至於後來有一個這麼大的合作,所以我們也很感謝會展這樣一個支持。至於你說資本市場是不是適合每一家公司,從我的角度來看,只要你有雄心壯志,是適合的,但若
你說要賺錢不想讓人家知道,那自然就不適合了。今年我們可能有一家快上櫃的會展公司『寬宏』,我的觀察會展這個產業,很快在資本市場會有更多的機會。

【蘇拾忠】:想要請問涂總裁,您對於安益公司在往後的發展及資本市場上市上櫃的看法如何?
【涂建國】:我很多朋友碰到我第一件事情都問我,「你們公司什麼時候上市?」,為什麼我們要上市,我想這是一個可以探討的,以現在會展業的情況來講,我們聽到霹靂上市,寬宏上市,表示他們的基礎是穩固的,他的整個economic model是非常清楚的,可是會展公司不一樣,會展公司在台灣整個會展規模裡面是小的,可是裡面又分了核心產業跟周邊產業,剛才也提到國外很多上市公司,在會展方面幾乎都是製造業,會展裡面的製造業,我們的會展裡面有分會議公司跟展覽主辦公司等等,剛剛所提的法國的GL ,新加坡的PICO ,他們都是屬於製造型的會展公司,他們為什麼可以走向上市,用自己公司的品牌去上市呢?因為他們有非常清楚的標的,我今天走進資本市場之後,我的公司在未來要怎麼去發展,應有非常清楚的目標,會展業怎麼運用到資本市場挹注的這種力量來協助我們,十分重要。剛才霹靂的財務長也提到上市上櫃最大的好處是什麼?是讓公司的形象提升,讓公司整個的內控跟財務系統非常的透明化,我覺得這是一個基本的要件,我們經常也跟很多的朋友談,過去辛苦做了20年30年,我經常問你們的營業額多少,沒有人願告訴我,他認為是秘密,但是你想想看,所有的上市上櫃公司所有的財物都不是秘密,你必須要公開對投資人做非常清楚的交代,但是我覺得這是一種概念,這就是一個公司在你的財務系統上面,你是不是用一個非常正常的態度、正規的理念在經營一家公司,當你的員工知道了我的公司、我的付出、我的公司的營運狀況,他才知道我在這家公司的願景是什麼,如果一家公司的財務都是被隱瞞的、被藏起來的,對員工也沒辦法交代,甚至連問老闆,你賺多少錢,他都不知道的時候,這個公司不是值得投資的。可是我知道我們會展業很多的公司獲利非常的高,我相信會展不論是核心產業還是周邊產業,預估毛利比大概不會低於35到40之間,但是扣掉你的固定成本之後 ,在所有展覽的周邊產業,我自己的預估,稅前大概是10%到15%,我覺得這是非常漂亮的performance,稅後大概8%吧,6%~8%最差。所以我覺得台灣的會展公司每一家都具備上櫃的資格,因為我們的EPS都非常的高,但重點是你為什麼要走向上市上櫃,你的purpose是什麼,或者是,今天我們的公司,可能我們的EPS都非常高,但我們整個turnover是低的,這個優勢就顯現不出來,那怎麼樣能夠運用資本市場,能夠找到一個正確的方向,能夠把一些非常核心的專業能夠結合起來,讓他走向未來一個非常清楚的direction,我覺得這是我們業者要思考的,因為以我的generation來講,我做了35年,我也會考慮到,這35年有一天我退休之後,這個公司是不是還跟我經營的時候一樣,還是說我想要把這個公司非常永續的交給下一個generation去經營,這個概念我想就是今天大家在此談最重要的挑戰與轉型。有關於引進資本市場的問題,我們有專家在這裡,我們怎麼樣讓他能夠很有信心的把他的資本投入到我們會展業,以及我們在上市上櫃之後,我們遭遇到的問題,以及你要進入上市上櫃之前,你要做何種,在座兩位專家會講的比較精彩,以上我講的是代表業者的心聲,怎麼樣讓我們的企業能夠轉型、能夠永續,謝謝。

【蘇拾忠】:接下來,請郭財務長來分享,除了在場的安益、寬宏之外,其他都尚未上市亦或是正在準備上市,請您以過來人的角度看,以他們現在這個狀況,他們應該要注意哪些事情?
【郭宗霖】:其實我很佩服涂總裁,這是非常正確的,上市或上櫃,資本市場這件事情,你是要有purpose的,你目的是什麼,目的正確,做事是這樣的,你要有信仰,他要正確,他去做才有意義。至於說上市,其實我每一次在OTC證交所或者請我去分享的時候,我只說我以前也是會計師,兩件事情達成,你就可以去走資本市場。如果你的目標就是要上資本市場,每個人的目標可能不一樣,像涂總裁他有永續經營的思維,像有些人可能要名利雙收,可以圖個人之名,也可以圖公司之名;利,可成就個人之利,也可以成就公司之利,每個人的目標都不一樣。但基本上兩件事情做好,這就做好了上市前的準備,第一個,經營目標的達成,像涂總裁講的,這種毛利淨利,老實說,上市櫃公司的財務報表翻開來看,都是很漂亮的,但是,size夠不夠大很重要,因為我所知道的會展公司size都太小,那這麼小就不適當了,因為要有一定的規模,規模是要的。譬如說上櫃基本的資本額五千萬,這是很基本的,規模小上櫃老實說流通性也是有點問題;第一,經營目標達成,你一定要達到這麼高的獲利,基本的獲利要達成,要不然也不會有投資人去肯定你;第二,管理者決心,今天不管你是內控、不管你是報表、不管是公司各種的阻礙,其實你只要有適當的人進到這公司來,在你管理者決心之下,都可以去完成。若你三心二意,代表你目標不明確,你今天到底你是為了交棒、到底你是為了公司價值、到底你是為了什麼東西,目標不明確,下不了決心,那當然你事情就不能完成。所以兩個目標達成就一定可以上市櫃,第一個,你的經營成果的達成;第二個,就是你管理者的決心,所有的事情在你管理者決心底下,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去做,這是一定可以達成的。

【蘇拾忠】:接著這個問題是我替在場的創投公司問的,以涂總裁對會展產業狀況的了解,您對會展產業的投資狀況的看法是什麼? 
【涂建國】:以我自己為例子,我經營高雄展覽館得到政府委託第一次的合約是經營12.5年,做好的話可以延續另外12.5年,總共是25年。那對於這個案子的投資,對我們來講是一個新的事業,投入這個案子是我們當時需要的資金3億,那3億哪裡來呢,我不可能在那時候去上市上櫃,所以我只能去尋求資金來源,資金來源出入有很多種,就是一般來講募資或是像銀行貸款,那銀行貸款非常重要是看你公司的擔保品,跟公司營運的performance,我們所有的財報清清楚楚,因為是外資公司,所以每年有auditory report ,這就是營運的cost,你這公司對於財報的本身透明化,這是要投資的,因為我們有很好的這方面的系統,所以在當時我投資高雄展覽館時候是第一次向國內的某一家銀行去借錢,那銀行很爽快的答應了,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案子,結果到後來他又跟我講,我們可以把你的貸款從3億降低到1億,可是同樣條件就是,我要提供1億的擔保品,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能說這家很大的銀行沒有遠見,他也不認識我。因為我們公司往來幾乎都跟公營銀行,結果這個案子到最後募資剩下15天的時候,到最後沒辦法,我就找我的財務經理到樓下,剛好我們樓下有一家民營銀行,我也不認識他,我再把這個案子present一次給他,結果那個經理一聽非常的興奮,他說這是非常好的,尤其是在高雄這個地方;結果我等了一個禮拜沒有消息,後來因為貿易局催得很緊趕快打電話給他,要簽約了,資金要交了,所有的文件都要符合政府的規定提出去,在那個緊要關頭,那個銀行的經理我又請他來一趟,他說,涂董,你能不能再把你的計劃present一次,他說我上次向我們上面報告,結果上面說,高雄是一個沒有希望的城市,一定是蚊子館;我們的上層,剛從高雄調回來,他說,我在高雄這麼久,我比你來不熟嗎?我再給他簡報一次,我說你要相信我,我們絕對可以做成,而且這個事情是政府的property委託民間,國內第二大的OT案,結果那個經理十分幫忙,他找了兩個當地的分行跟他聯合起來承做這個案子,結果在一個禮拜之內,給我3億的貸款。所以我講這個的例子代表什麼呢?當一個公司以安益為例,在發展新的business的時候,我們第一個資金來源很重要,如何去找到資金,有很多的管道,像剛才台銀董事長也提到,包括很多的基金,很多政府的support等等,都可以去申請,可是怎麼申請,因都要有擔保,要有非常良好的償債能力,要有非常好的財務報表,這些東西都是最基本的,所以我才提這些例子就是說,再怎麼講,都要回歸到會展業本身,即是健全體制,尤其是財務的管控體制與內控這個部分,一定要非常完整。就會展業而言,現在很多家公司的營業額、margin、capital,不到上櫃的標準的時候,你可能不要去想,但仍其它的途徑,你可以跟人家併購,或被人家收購,最近我們國內有一個新的文創股,就是我們的廣告業的聯廣,有一家投資公司去也是用這種方式去併購,他併購了幾家的展覽、廣告、公關等等,成立了一個新的文創股上市,我想這也是我們會展業另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你自己本身不一定要用你自己公司的名字去上市,你可以用剛剛講的併購或是賣給別人。

【蘇拾忠】:最後請郭財務長來給我們今天對談一個總結?
【郭宗霖】:總結之前,我還是簡單補充一下,會展我們很多好朋友,就像涂董說的,我們的資金有限,發展新產品要資金,我們有直接金融是IPO,那間接金融就透過銀行。但大家不要忘記,政府真的還是滿給力的,文化部底下,還是有針對文創企業給予文創貸款的補助,這個力道是很強大的,各個地方政府,因為我本身也是會計師,我也幫不少企業去申請過,包含台北市政府、高雄市政府都有,政府的補助基金,但是你要懂得提計劃。然後剛才涂總裁有提到,財務要透明,不然銀行連借錢給你都不敢,是不是一定要提到這麼足夠的擔保品?當然那時候涂總裁可能比較趕一點,但真的銀行是要看擔保品的,現在還有很多更好的政府機制可以去幫助你,我覺得就是說,因大家時間有限,私底下有興趣可以來找我聊聊,我也幫不少的朋友去申請這個專項基金。最後總結,我覺得台灣人大家都想要自己做生意,但有的時候是團結力量大,若你一個人股本只有一千萬,五個人股本就有五千萬,這樣你要做大事業就比較簡單 ,所以要不要走直接金融上市,要看你的目的是不是符合你心中所想的,若是找一個專業人士在旁邊幫忙你,達到這個目標真的不難,你只要目標正確,努力營運,基本上上市是一定可以的。但是這個過程當中,酸甜苦辣都有,最後還是希望,我們會展的好朋友,要進入資本市場時可以找蘇拾忠老師或是找我來分享,我希望我們台灣有更多的好朋友可以得到直接金融IPO的協助。

【蘇拾忠】:最後也請涂總給我們在場的創投業者一個總結?
【涂建國】:台灣的會展業是非常有希望的,不管他的公司多大、多小都沒有關係,重點是如何讓大家結合起來,我覺得與資本市場結合是可以走的新的路,會後我們協會會員都在這裡,我們趕快來遞名片,來找機會來談一談。我們會展業除了背景有這麼強的support之外,會展業內部也可以談一談,譬如說哪一家想要買安益公司,我們也可以談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