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017-01-17
【2017年文章分享】第二期電子報-人物專訪

【Q】您帶領的安益集團是臺灣會展界重要領頭羊之一,可否談談貴公司未來五年、十年的發展願景?

【A】安益為會展界的一員,我們在台灣會展界的經營已達35年之久,安益公司到目前為止也在市場上存活了35年,而且生意逐年擴大,很幸運地從一個小企業逐步變成今天的規模。至於如何邁向未來的10年,這是我首先想要談的。

安益每一年都有一個五年計畫,我們早在20年前就開始每五年進行一個五年計畫,其意義是在讓你的企業非常清楚地明瞭未來的每一年都要達到自己訂下的目標。我們有很多面向需要去思考,第一從經濟方面思考這個問題,經濟面就是你的財政,所訂營業額的成長要如何去達標,又營業額的成長上我們市場在哪裡,需針對市場的挑戰,去調整我們團隊的內容與專業;第二個考慮的是才能(Talent),需要什麼樣的才能,始能應付未來市場上的變化。安益在20年前即已經開始進行目標管理,目標的設定是給予企業本身做內部管理上的檢視,讓你經由有系統有步驟的方式知道每一年該做什麼,該做什麼應該由市場需求做考慮,從服務面的需求上我能夠提供什麼樣的服務給消費者,什麼樣的才能可以讓你辦得到,什麼樣的工具及投資始可讓你達成,工具及投資也包括Technology 的投資。因服務業市場變化太快,根據整個市場的轉變,需要何種服務的還有公司須擁有哪一類的才能始能服務到這些領域,這些均是服務業很重要的特質。因為有這些東西才能夠確切明白你公司可以提供的產品Product,什麼是你的核心實力(Core Competence),公司擁有核心實力後還需要服務什麼東西? 這些是未來五年我們一直按步就班的去做。我們未來五年的願景是希望這公司所提供的服務,能在業界的保持領先的地位,我們提供的專業能夠領先其他業者;第二點我們的能力Talent,永遠是可以讓我們客戶滿意,第三點在財務方面,我們必需維持企業有利潤可圖,如此,造成一個企業經營的良性循環。因為有這個良好的構建,可以讓企業在不斷面臨挑戰的時候,隨時有快速的應變能力,去面臨應對挑戰以及應付挑戰的準備。

 

【Q】安益集團經營也高雄展覽館帶動了南台灣會展的發展,可否請你分享你在這方面的心得與體驗?

【A】今年是安益第三年投資高雄展覽館,回顧三年前決定要投資高雄市及高雄會展業時,當時我們也做了一個非常周延的計畫,很高興經過三年的檢驗後這些成果跟我們三年前所設定的目標是一致的,甚至比我們原先設定的更好,讓我們尤其感到欣慰的是,三年前決定這件事情不光是從商業的思考去做這件事情,而是從一個城市的角度來看它的商機在哪裡。很多的商業與城市之間要作緊密結合,如何創造市場上的共鳴是我們一直在思考的方向。我們覺得高雄這個城市對我們來講是個新興市場,而且是一個充滿前景的市場,因此安益站在商業的觀點上覺得這是一個值得投資的市場。這個市場之核心就是會展,因高雄市本身是發展中的城市,政府也大量投入許多會展所需的各項支持,也進行許多城市經濟動能所需的各項基礎建設,基礎建設完成之後,則需要平台,來協助各行各業去發展,高雄發展會展經濟動能的推手就是會展中心,會展中心扮演著重要平台角色,而這平台是提供給所有產業,來利用會展中心作為其發展國際企業及對外貿易一個非常重要的平台,這是安益當時決定高雄展覽館的原因。經由我們的努力及運用創新的方式,提供許多場館方面各種嶄新的與新思維的服務,包括整體設施的調整、創新設施的建立、以及各種友善服務(User Friendly)的提升、跟市民之間更加親近,設置各種高品質設施等。最重要者,高雄展覽館本身在marketing方面做得非常成功,在臉書、google的瀏覽次數在國內展覽館中排名第一,其整體經營除帶動地方產業的發展外,同時對城市的行銷、城市形象及城市communication也達到另一層面的績效。高雄展覽館的經營成果在過去三年也直接面對市場上的各種檢視,我相信大家對這個展覽館的評價是非常高的。

另外在此特別針對會議的部分作說明,高雄展覽館在會議方面從2014經營第一年之63場,至2016年總共增加到120場的會議在高雄展館舉行,成長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一般的會展中心大都以展覽為主,但是高雄是多功能的會展中心,除了展覽之外也有會議,會議數量能在這短短的時間為高雄的會議市場帶來百分之九十的成長 (包括各種國際會議、企業會議及各種醫學會等等) 的確難能可貴。若就產值觀察,高雄會展產業的產值更高達五十億的經濟規模,因此對高雄而言,會展的發展,是新興產業發展一項很好的模式。

 

【Q】安益舉辦過許多活動在國內係屬首創,也甚具規模,請問辦理這些活動應具備哪些條件與能力?

【A】安益在國內創造了許多首創性的大規模活動,我覺得第一個是人才,第二個是你公司的Legacy,意即公司保有的核心專業。很多案子你必須去爭取,但何種機會能夠讓你爭取到這類活動? 簡單來講就是人才,「人才創造一切」。

我覺得能夠爭取這些首創的要項,除了人才之外,第二個是connection,而且是好的international connection,因為會展業有很多knowhow都來自國外,很多大型活動的消費者也都來自國外,那如何在國際上保有這樣緊密的一個connection? 你必須知道你的資源從哪裡來,你的資源含括很多,諸如experience、好手在哪裡及籌組專業團隊等這些都是資源。這些東西若沒有connection,也很難創造新的東西,所以我會說,會展是個國際性的產業,絕對不是local一個小小的event或exhibition就能夠代表。對安益而言,過去在國際上擁有無數的contact經驗,安益也具備有特殊不同的專業人才和國際交流人才,讓我們有機會接觸這樣的案例。茲以受到國際注目的大型活動世大運來做例子,這個活動在全世界每四、五年才辦理一次,都是各國菁英好手來做這件事,代表著任何一個國家爭辦世大運必須花巨額的經費去做,但是它舉辦的時間只有短短的兩星期時間,那麼為何一個城市及一個國家要花這麼多的時間金錢去競逐這樣的活動,它想要呈現的東西是什麼? 裡面就代表著一個國家爭取舉辦這個活動是企圖展現它的國力,呈現舉辦城市的企圖心等,包括它的文化、表演藝術及整個國家的形象都會在這短短十幾天裡呈現。 像這樣的工作一定都是第一流的公司去做。非常榮幸安益能夠在2017世大運經過國際競逐後脫穎而出,最重要的條件為,公司有否具備這樣的實力來籌組一個完美的團隊?該團隊必須擁有international support,而不光是一個表演藝術的創意,也不光是coordination 的工作,裡面涵括許多不同的專業,要去把它整合出來,而誰去整合? 就是靠人才去整合,必須要有非常多的Talent來加入你的團隊,包括各種的專業人才及各種不同層面的人才,在這裡面扮演重要的角色。因此人才及國際的網脈至為重要,至於其他因素例如財力也很重要,惟其只是基本的門檻要件。

【Q】最後請教您對未來五年或十年會展環境的觀察以及我們的定位

【A】展覽的功能主要是扮演推廣國際貿易的手段,而國際會議則是集結許多不同國家的與會者到台灣來,會議除了本身要有專業性外,在經濟上是要與旅遊密切結合的,因其也創造了觀光旅遊與造訪人次,進而創造甚大的周邊產值。台灣因市場規模小,宜找出自己的會展定位,以展覽來說,由於受到中國大陸的崛起影響,很多的專業展逐漸走下坡或消失,這些國際展覽在未來五年以後是否還具有競爭力? 此即涉及會展產業的未來變化;另其與展覽館經營的關連程度為何,有關單位宜及早去做研究。 會議的情況亦復如此,我們從全世界爭取許多國際會議活動來台灣舉行,其終極戰略目標是促進國際觀光交流人口的增加,而不單只是來台灣開會,產生了可觀的「觀光經濟」。台灣在面臨激烈的國際會議市場競爭環境,我們未來的競爭力在哪裡? 因其他國家也積極在爭取,而台灣爭取的power在哪裡? 是因有好的景點、場館、補助措施、或在學術上有絕對的優勢能讓全球關注的議題,而足以吸引國際會議到台灣來舉辦,這些應是當前臺灣應進行長遠會議城市規劃的思考方向。另其定位是以城市角度或國家角度作思考,其結果可能不一樣,例如來台灣舉辦會議,是要到台北還是高雄? 又台北或高雄是否具備足以吸引人之舉辦國際會議條件或魅力,這些題目都是公協會會員深切關注的,宜整理出來,供上級主政單位來思考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