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lor scheme

世代交替:如何注入新血 培育千禧世代員工

點擊數: 505

-從澳洲及新加坡的做法談起

公司技能養成、彈性工時和良好的員工福利,真的有比優渥的薪水更能吸引員工嗎?如果在2010年代的商業活動選一個流行用語來形容,那一定是「參與(engagement)」,包括會議代表的參與、承包業者的參與的參與、科技技術的參與、媒體的參與等。但是,當提到了員工的參與以及提供員工刺激的工作環境,就會展活動產業而言,尤其是代理商端,恐怕未來還有很大的進步成長空間。

雪梨Event Recruitment主任,約翰.哈克特說道,大部分會展活動企業多屬小型企業,僅約有半打左右的員工,這些小企業主資源不足,且每個人都忙著使客戶感到滿意。與此同時,員工的訓練需求往往被拋在後面。因此,造成員工流失的成本是相當可觀的。

 

完美的風暴

對於活動產業來說,偏高的員工流失率並非新鮮事。在這個行業裡,工作往往是以專案為基礎,使用相當多的約聘勞力。但近數年來,錯綜複雜的變數使問題更加複雜化。包括會展活動隨著科技運用而發生轉變,如活動App、以及需求大幅精通科技技術人才等;另在酒店和餐飲行業中,大量進用中階技術的人才,造成了員工間的斷層;以及在恐怖活動和經濟泡沫時代中,增加業者經營上的不確定性。

對擁有33年招聘經驗的哈克特主任表示,活動產業一向很能適應人才的流動,但自從全球金融危機以來,該行業視專案需要聘請勞工,也就更加普遍了。

中小型活動的籌畫者也必須與大型場館快速擴張的經營者爭用員工。從中國的蘇州到新西蘭的奧克蘭、威靈頓、基督城和皇后鎮,幾乎每一個地區的主要城市都有一個新的會議中心,或者正在籌建一個新的會議中心。

那麼專業人事部門可以採取什麼措施來吸引員工?特別是爭取千禧世代加入。根據IACC“未來會議室”報導,他們將在10年內涵蓋70%的勞動力。因此若有合適的員工,你將如何留住他們?

如何招聘和留任,在澳大利亞已是令人頭疼的議題。一場強勁景氣引發的高勞動力成本(居全球最高時薪的澳洲,最低工資為近14.5美元/小時,相比之下,日本不到8美元,中國大部分地區為1.80美元到2.80美元),以及員工高流動率(所有行業人員平均流動率為19%,旅館業卻高達40%到50%),形成完美的風暴,迫使專業人事部門需把人力資本問題視為金融資本同樣重要。

重視學習與發展機會

數個月前,墨爾本會展中心針對(MCEC)被遴選為2017年澳洲企業獎的得主,表彰其對員工招聘、僱用和留用方式可供為業界的行為準則。

該會展中心人事總監Helen Fairclough表示,我們花了三年的時間致力於提供真有益於員工的發展方案, 例如,我們設有一個員工聯歡委員會,計畫我們所有的聯歡活動。我們最近在屋頂上辦燒烤活動,在那裡首席執行官負責煎牛排和香腸,人事主管負責櫃台,其他主管則擔任服務人員。

該方案同時也供MCEC運用LinkedIn-社群媒體,作為其主要招聘的平臺。Fairclough說,這個方案對於在LinkedIn關注我們的那些潛在員工,看得到MECE呈現出一個大家希望來工作的地方,因為MCEC重視員工的價值主張,而且我們非常積極經營LinkedIn。當我們看到對我們有興趣的潛在員工,我們會主動聯繫他們,並告知我們看到了他的檔案,並且願意跟他們談及關於他的專業。

在澳洲北端的布里斯班會展中心(BCEC)在員工的留用上打破一般的紀錄。過去五年來,全職的員工流動率僅為12.4%,臨時性的員工流動率為36%。

曾在市中心工作超過20年,以及擁有37名員工的BCEC的人力資源總監-Kym Guesdon說道,BCEC取得成功的關鍵,是不斷進行員工問卷調查。 我們問什麼是驅動他們努力工作的動力關鍵因素,而得到的答案卻不會是薪水,而是學習和發展機會。所以我們提供了很多免費的技能培訓以及人力發展方案,像是Money 101,它教導他們如何理財。

另一個動力關鍵因素,是員工希望做有意義的工作。Guesdon說道,我們成立一任務小組,由員工組成,負責推動我們的社會企業責任方案(CSR)。我們還提供所有的工作人員,無論他們是廚師或AV專業人員,真正參與創新和設計,並承辦大型活動的機會,例如2014年G20高峰會議的籌備。像是這一類的事情讓他們願意繼續待在這裡。

從代理商角度看招聘人才

Event Recruitment公司招聘專家哈克特認為,年輕人一直對籌辦活動產業感到興趣。他說道,它有一定程度的魅力。他們說,我真的想要進入該行業,因為他們喜歡體育賽事和音樂節慶活動,同時,他們喜歡這個行業的創意;而大部分在商業場館行業的工作並不算迷人,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年輕人最終離開場館行業。

一間墨爾本的公關招募公司-Ultimate PR老闆Lisa Roberts表示,這是一個兩難的問題:很大部分的時間是先確使招募進來的員工能調適好企業的文化,以及瞭解這位應徵者前來應徵的動機,甚至之後你必須接受任何你僱用的年輕人可能仍在試著探索他的人生想從事何種工作。對許多年輕人,仍視當前的工作只是一種晉升之踏腳石,而非長久之職涯規劃。

Roberts也成為留住人員的老手。 經過八年的工作經驗,她將自己的團隊精簡為一個由七名核心組員組成,所有均為兼職人員(part-timers)及所有均為長期員工(long-termers),其中包括一位從一開始就和她在一起工作的人。 她說,留住他們的關鍵,為彈性的工作時間和彈性的工作任務。

曾經有一位員工想要離職,因為她不能想像當她成立家庭後還可以持續在這裡工作,Roberts回憶道,我告訴她我們做的不是真正面對客戶的工作,大部分工作是在帳戶管理和銷售。所以只要她隨時可聯繫得到,並且準時提出報價,沒有理由要離職。我有另一個員工告訴我她的小孩長大了不再需要去學校接他們,所以想要更多的工作,我也同意了。她補充說道,作為一個小企業,薪資上可能無法比照大公司,但其可以提供足夠的工作彈性。

新加坡充分運用訓練與科技留住人才

令人欣羨的新加坡,其MICE市場居東南亞市場首位。且最近新加坡培育甚多的會展人才,新加坡有關單位也大量投資MICE人才的教育與訓練。新加坡會議展覽協會(Singapore Association of Convention and Exhibition Organizers and Suppliers簡稱SACEOS)已達成一項新紀元,其提供的專業活動課程獲得國際的認證。目前新加坡正積極推動各項新的人才方案。

新加坡會展協會主持人Janet Tan-Collis 表示,當前招募會展人才面臨最大的挑戰是,外界對會展產業普遍存在迷思,以為MICE就是一般觀光,其實不是,會展是產業活動的一部份。渠最近有機會與新加坡頂尖的學校學生談話,讓她驚訝的是他們對活動產業的認知相當貧乏,當渠向他們說明活動產業創造出甚為可觀的收益時,他們也出現一副吃驚的表情。

在此一情境下,SACEOS亟需從高中與大學的教育訓練開始做起,並端出一項名為MICE Challenge的競賽,意為讓學生們去思考找出當前值得舉辦且尚未辦理過的會議與展覽活動,獲獎者可與業界領袖親赴國外共同辦理此會展活動。同時SACEOS提供一項實習計畫,讓同學們體驗學習活動產業的內容,凡有在技術學院或大學註冊活動課程者,均可參與在展覽中心代理商或DMC公司實習的機會。設若彼等不喜歡他們所實習的的工作,他們的學校可以協助尋求替代的會展實習,而不至於因此出現實習不及格。同時,在一公司實習超過18個月,即可得到一項工作職缺,即使尚未畢業。如此的實習方案,相信留住員工比例一定會遠比沒有實習的新進員工來得高。

新加坡會展中心(SingEx)人事主任Michael Lim負責推出一項Learning Journey方案,旨在提供員工提升就會展科技,學習運用手機APP的新能力。渠表示數位是千禧世代溝通參與活動得優先管道,但此並非侷限於千禧世代,數位可以提供每一個人體驗與參與的機會,SingEx也利用數位來推動其多項方案計畫。

(本文摘自CEI會展月刊Ian Lloyd Neubauer之專題)